关灯
护眼
    石武脸上虽无任何异样,但他心里却是暗道了一声糟糕。他没想到栾粟灵膳师居然还未将北部第三据点的困境告知身为盟友的宓濏灵膳师。

    栾粟灵膳师在石武想着该如何解释时主动开口道:“宓濏灵膳师,我原本是准备在讲述完火纹灵膳师的血脉之力可驱散灵体一事后再跟你说的,但现在这小子误打误撞先提了出来,我就直接跟你说了吧。张文灵膳师出了意外,我上禀盟主后他让我派人将张文灵膳师送去了灵膳盟总部医治。”

    宓濏灵膳师追问道:“张文灵膳师伤得很重?”

    “四肢尽断,五感全失,就连神志都是混乱的。”栾粟灵膳师如实道。

    宓濏灵膳师神色大变道:“他在哪里遭受的袭击?”

    栾粟灵膳师有所保留地告知了宓濏灵膳师事情的经过。

    宓濏灵膳师万料不到让张文灵膳师遭此大难的竟是返虚修士的天劫余威。她神情凝重道:“那神机峰门人到底是无心之举还是有意为之?”

    栾粟灵膳师道:“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花径轩是有意为之。”

    宓濏灵膳师见栾粟灵膳师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再去怀疑什么。

    栾粟灵膳师继续道:“据盟主判断,张文灵膳师在灵膳天榜上的排名怕是保不住了。盟主顾念北部第三据点势弱,故将争夺排名的时间定在二十年后的灵膳大典。”

    “你手底下可有人选?”宓濏灵膳师关心道。

    栾粟灵膳师道:“有是有。但要争过盟主一方和丁阳灵膳师一方怕是很难。”

    宓濏灵膳师沉声道:“盟主至今未向各大据点公告张文灵膳师的消息,其中有给你的情面,但更多的是为了提防丁阳灵膳师一方。”

    栾粟灵膳师点头道:“这些我很清楚。为了还他的人情,我已让栾粟宫中的所有人对张文灵膳师的事情尽量保密。”

    “我就知道是这样。若非火纹灵膳师提起,你肯定不准备将此事告知于我。”宓濏灵膳师道。

    栾粟灵膳师承认道:“我不想让你为我担心。如果可以,俞邦灵膳师他们那里你也不要知会。我身为北部第三据点的主人,这点面子还是要的。”

    宓濏灵膳师理解道:“我会为你保密。”

    “谢谢!”栾粟灵膳师感激道。

    宓濏灵膳师看了一眼下方的石武,她问栾粟灵膳师道:“关于火纹灵膳师血脉之力的事情,是流传出去还是稍作缓和?”

    栾粟灵膳师直接问向石武道:“你还是准备停一停么?”

    石武此刻已经想好了说词:“是的。如果在张文灵膳师的噩耗传出时公布我晋升上三品灵膳师以及体内血脉之力可驱散灵体的消息,或许可以缓解一下北部第三据点的压力。”

    栾粟灵膳师和宓濏灵膳师都明白了石武前来的用意。他们认可地看着石武,栾粟灵膳师更是说道:“你这主意很不错。”

    宓濏灵膳师适时地告辞道:“栾粟灵膳师,你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我就不打扰了。”

    栾粟灵膳师致歉道:“是我叨扰宓濏灵膳师了。”

    “你这话就见外了。”宓濏灵膳师转而对石武道,“火纹灵膳师,恭喜你晋升至上三品。要是灵膳大典再晚些召开就好了。那样的话你说不定可以冲击一下灵膳天榜。”

    石武很想打听和灵膳天榜相关的事情。不过他知道他询问的对象应是栾粟灵膳师。于是他恭敬地对宓濏灵膳师回了句多谢。

    宓濏灵膳师随即关闭了她那边的灵力光幕。

    栾粟灵膳师收起联络盘疲累地靠在主座上。

    石武静静地立于大殿中央没有去打扰闭目休息的栾粟灵膳师。

    约莫过去一炷香的时间,栾粟灵膳师睁开双目道:“找个位子坐吧。”

    石武依旧过去了彼时郭炘坐的那张桌子旁。

    栾粟灵膳师忆起故人道:“郭道友若是知道你成长地如此迅速,他一定会很欣慰。”

    石武看向右侧宽桌道:“郭前辈陨落一事没有任何进展?”

    栾粟灵膳师摇头道:“毫无线索可言。而且我觉得除了霍道友外,没有谁再去追查这件事了。”

    石武无奈道:“人走茶凉么。”

    栾粟灵膳师道:“其实你也应该知道,没在第一时间抓住凶手,后续的抓捕等同大海捞针。”

    石武不得不认同道:“的确如此。”

    少许的沉默后,石武收束心神,他向栾粟灵膳师作揖道:“今日我打乱了您的计划,望您恕罪!”

    栾粟灵膳师道:“这些小事就不必计较了。还是说说你跟夏融谈妥了什么条件吧。”

    “您怎么知道我和夏融谈了条件?”石武吃惊道。

    栾粟灵膳师解释道:“灵膳司在公示你的考核影像前会先送上一份让我审阅。夏融征得我的同意才会开始将那些影像广为传播。从你考核结束到影像送过来一般需要两个时辰。而如今外面都酉时了,灵膳司那边都没把你的考核影像送来。结合你先前的阻拦之语,我猜测多半是你和夏融达成了什么交易,让他延迟公示你的考核影像。”

    石武佩服道:“栾粟灵膳师不愧是栾粟灵膳师!”

    栾粟灵膳师见石武承认了。他也就在那等着石武的回答。

    天劫灵体在石武体内叮嘱道:“石武,你最多就说丁阳灵膳师拉拢你一事,千万别说你把张文灵膳师的消息告知了丁阳灵膳师一方!”

    “纸终究包不住火的。与其在这里隐瞒日后被栾粟灵膳师发现,还不如坦白相告。”石武跟天劫灵体说完便对栾粟灵膳师如实讲述了丁阳灵膳师一方开出的条件以及自己拿张文灵膳师重伤的消息作为了拒绝的理由。

    栾粟灵膳师盯了石武良久,最终只是说了一句:“辛苦你了。”

    天劫灵体对栾粟灵膳师这句颇为不解,它原以为栾粟灵膳师会重罚石武。

    石武回栾粟灵膳师道:“比起撑着北部第三据点的您,我这些不算什么。”

    栾粟灵膳师问道:“石武,在你看来,我是不是那种瞻前顾后之人?”

    “栾粟灵膳师何须在意旁人的话。”石武道。

    栾粟灵膳师叹息一声道:“问题他们二人皆是我看重的。”

    石武坚定道:“那只能说明您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你安慰人的方式很特别。”栾粟灵膳师笑着道。

    石武言归正传道:“我来此是想问一下可有我能相帮的地方。”

    栾粟灵膳师道:“你拒绝那么优渥的条件留在北部第三据点,这就已经帮我很多了。”

    石武半开玩笑道:“如果丁阳灵膳师减去条件中收我为义子那一项,我说不定就答应了。”

    栾粟灵膳师知石武在说笑,他接了下去:“以后你成长至可以和丁阳灵膳师平起平坐,你定要将你不接受他招揽的原因告诉他。我想看看他听后会是什么表情。”

    “好的。”石武应下道。

    二人相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

    栾粟灵膳师对石武甩了甩手道:“你回去闭关吧。北部第三据点的事情我会妥善处理。你放心,对内有我和尤蓉灵膳师,对外我通知了卓连让他于近日过来。”

    石武见栾粟灵膳师已经作好决定,他没再强求:“我知道了。不过您可以为我讲解一下如何才能登上灵膳天榜吗?我听宓濏灵膳师的语气,我似乎只是比榜上的部分人少了些时间。”

    栾粟灵膳师反问道:“你可知现今灵膳天榜前二十九名者皆为从圣境修士?”

    “有所耳闻。但这跟我能否登上灵膳天榜有何关系?不是还有剩下的七十一人也无法做出从圣品阶的灵膳吗?话说他们的排名又是如何区分的?”石武道。

    栾粟灵膳师道:“他们确实做不出从圣品阶的灵膳,而且他们做出的返虚后期品阶灵膳单从品质来讲几乎都在伯仲之间。这种情况下,他们的排名就会以获得的灵膳盟贡献值来定。”

    “嗯?那岂不是只要用仙玉不停地在外面购买灵膳材料然后上缴给灵膳盟获得贡献值就行了?”石武道。

    栾粟灵膳师没好气道:“收起你的小心思。灵膳盟早就对这方面做出了相应的规定。除了稀有的灵膳方子外,那些可以用仙玉买到的灵膳材料会根据灵膳师的品阶来分配每年上缴的次数。上三品灵膳师一年也就一次,且获得的灵膳盟贡献值不得超过五千。”

    石武觉得这份额也太少了。他讪讪道:“灵膳盟的高层果然考虑地十分周到。”

    “所以你要获得灵膳盟贡献值最好的途经便是上缴自己炼制的灵膳。”栾粟灵膳师道。

    石武皱眉道:“那岂不是又耗精力又要投入大笔仙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