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已知, 小骗子说自己已经结婚。

    虽然他没信,但如果按照她的说法来推断,她是到了国家法定结婚年纪的。

    那么现在新的问题来了。

    他怎么没有跟她这样那样的记忆?并且怎么还无端多出两个孩子???

    哦。

    他好像确实有两个孩子来着。

    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清奇的脑回路给影响到, 两个孩子的父亲,伏黑甚尔这边的想法也越来越奇怪。

    正当他寻思自己是不是忘记跟她做过这样那样的事情, 毕竟他很多时候并不记金主的模样的时候, 郁理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但是都不是我生的。”

    注视着面上看不出所思所想、盯着不远处正买着气球一家人看的少女,伏黑甚尔眼神复杂的想。

    ——所以, 他入赘的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样子长什么样来着……

    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这些话很容易让人误解, 郁理继续开口:

    “不过,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就是了。”

    这么说着, 心里却想着那个气球还挺好看的, 想要叫伏黑甚尔过去买一个的郁理偏头看向表情有些奇怪的黑发男人, 她不解的歪了下脑袋:“……你为什么要露出这样的表情?”

    “……”

    伏黑甚尔凝神细细打量着她, 试图在脑海中拼接出那个女人的模样, 深绿色眼瞳里尽是晦暗难懂的神色: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郁理:“……”

    郁理:“……过分了!”

    这么久都没记住她叫什么的……哇!真的超过分!

    原本还因为心情好了些, 想跟他解释清楚什么平行世界之类东西的郁理当即来气,用力垂了他一拳后, 转身气呼呼的走了。

    “……”

    其实记得她名字,只是觉得名字这一点怎么都说不通, 就问一嘴的伏黑甚尔猝不及防挨了她一击重拳。

    伏黑甚尔看着她像猫咪炸毛般径直往前走的背影,不知道她好好的, 怎么又生气了。

    他皱着眉揉了揉自己被揍得发疼的手臂, 烦躁的啧了一声后, 不紧不慢的跟在一股脑往前冲的浅茶发色少女的身后。

    啧, 小孩子就是麻烦。

    脾气说来就来。

    -

    因为这一个插曲,后面郁理也没有心思继续玩下去了。

    她现在看见伏黑甚尔这个狗男人就烦,所以她干脆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睡觉。

    ……啊,小骗子连晚饭都不吃了。

    就算是对方非常直白的控诉完他,伏黑甚尔因此知道她为什么生气,也解释了自己并不是不记得她的名字,只是想确定一下。

    结果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这话她只留下一句“居然还需要确定!伏黑甚尔你这个大骗子!”后就拒绝沟通,给他留下一个被气得鼓鼓的侧脸。

    伏黑甚尔:“……”

    他头疼的按了按自己隐隐作疼的眉心。

    到底哪家养出来这么一个难搞的玩意,真的造孽。

    伏黑甚尔站在房门前观察了一会,最终认命的走去厨房快速的做了一碟炒饭,然后面无表情的把正死死埋在玩偶肚子里就是不愿意松手的人给提溜到桌子前放下。

    郁理闻到了味道,内心的防线稍微的松开了些,她悄悄的从玩偶中仰起头瞄了面前看起来就很香很好吃的炒饭一眼,喉咙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声音闷闷的:“你这是在给我道歉吗?”

    伏黑甚尔:“不是。”

    可是他没有像以往给她做饭的时候说要记账的话语。

    不过她也没把那个当回事,毕竟

    材料都是她·付·钱·的!

    郁理“哦”了一声,松开那只大玩偶放在身后,勾了勾嘴角:“你在给我道歉。”

    她说完之后就开始埋头苦吃起来。

    伏黑甚尔没有说话,看着她像是已经忘记了刚刚的不愉快,没心没肺的吃着炒饭的样子,忽然抬手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

    她不满的拍开他的手,嘟嘟囔囔道:“干嘛!我吃饭呢!”

    黑发男人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色t恤,领口有点大,露出的喉结线条突出,刘海柔软的垂在他的眉间,他半垂着眼,炽热的暖光似是将他一双幽深的绿眸染上一层温柔的润泽,中和了些许冷漠和锋利。

    “……”

    郁理握着勺子的手轻微颤了一下,移开了视线,然后默不作声的继续吃饭。

    既而她没看到他逐渐扯开的嘴角。

    “手痒。”

    语气散漫却似乎带着一点说不清的勾人意味。

    -

    夜晚,梦中。

    所以说……为什么每次找她都要在梦里?

    就不能让她好好睡一觉吗?

    郁理:“……所以,为什么我突然会跑到这里?”

    神:“我真不知道啊……”

    祂也就打了个瞌睡的功夫,醒来后发现绪call爆了祂,然后一看情况……

    好家伙,自家女鹅不仅莫名溜去别的世界去,还一个顺手又一次改变了甚尔的命运。

    祂好难啊……

    郁理迟疑了一秒:“很早之前就想说了,为什么总觉得你好没用?”

    神:“……”

    神:“……求你不要就这么说出来!”

    怕郁理再说出什么杀人诛心的话,神快速转移话题,“我现在就送你回去吧!”

    “啊,”郁理怔了一下,思忖片刻后,摇了摇头拒绝:“稍微迟个两三天吧。”

    “话说能做到把我的手机跟电脑拿过来,能正常跟甚尔他们联系以及使用吗?”

    神:“诶?为什么不立刻回去?”

    “可以是可以啦,可是为什么?”

    郁理看着模糊不清发着白光神明的脸,难受的错开了眼,想了一会,诚实道:“嘛……因为不太放心这边的甚尔,答应他帮他賺大钱的事情也没有完成……”

    “而且,也想好好的跟他道个别吧。”

    “……话说,我救下他会对我原本的世界产生影响吗?”

    神:“不会有影响啦。不过你还真的是喜欢他啊……”

    在不清楚会不会对她原本世界有没有影响的情况下,冒着未知的风险救下了他……

    这可一点都不像她。

    “嗯,很喜欢他。”

    郁理低头看向自己左手戴着的戒指,眼神柔和了下来,徐缓的开口道:

    “不过我分得很清啦,伏黑甚尔不是甚尔这一件事。我可从来没把他们当成同一个人过。”

    就算是,伏黑甚尔与甚尔之前她刚认识他的时候性格是一样的。

    可是他们与她之间经历的事情、看她的眼神、态度这些都与甚尔完全不一样。

    所以她分得很清,就算他们长得一模一样,却不是同一个人。

    神理智的陈述道:“但是你还是出手了。”

    “没办法,身体先于想法,自己就动手了。”郁理双手一摊,一脸无辜的看着祂:“反正又不是我自己特意来到这个世界,故意要改变的,到时候出问题了你要帮忙解决。”

    神:“……”

    直觉告诉祂,这个话题最好不要再聊下去,不然很危险。

    “……总之,电话跟电脑我都给你,绪那边你是自己联系还是我联系?

    ”

    “我联系就好了,那我到时候要怎么回去?”

    “啊,这个我设定好时间就行了,到时候你会自动回去的。三天时间够了吗?”

    “够啦。不过你能不能找个方法让我联系到你?不然我好没安全感。”

    “……知道了,你之后用手机给我发短信或者打电话都行。只是最好还是发短信吧,我那边的时间流速跟你这边的不一样。”

    “好咧,您慢走。”

    她客客气气做出送客的姿势。

    “……”

    -

    等郁理第二天醒来,联系完甚尔他们,简单告知完情况后,已经大半天过去了。

    再次拉开房门并没有看见伏黑甚尔的身影,只看见放在桌子上做好的食物。

    她有些奇怪的掏出手机。

    嗯,不是这一部。

    她进去房间拿出了另一部手机点开,有些意外的发现伏黑甚尔竟然真的有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说明情况。

    他说自己要出一趟任务,大概两天时间。

    她内心有些微妙的回复他:“知道了。”

    总觉得他好像变了……?

    不过郁理要干的事情有些多也有些赶,她根本没有时间细想。

    按照计划,她查了资料,把股市未来可能会发生的情况给写下来,并做了方案,然后打包发给安德鲁,让他按照上面这个帮忙改一下他曾经无聊给她做的一个自动投资软件。

    为了让伏黑甚尔不会轻易被饿死,她真的好难……

    幸好她的那个世界的股市情况在他这个世界有迹可循,未来五年内的股市预测她还是有九成把握的。

    这五年利滚利应该够他吃好一段时间了。

    ……如果他不用这笔钱去赌博的话。

    然后这个世界的小惠……

    交给五条悟应该没问题吧?

    毕竟他虽然不靠谱,但是还是很靠谱的。

    总之……她还是悄咪咪送一笔钱去吧。

    还有夜蛾正道也要联系一下。

    ……

    处理完这些已经花了她两天多的时间。

    最后一天,郁理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然后去老板的墓地里跟他好好道了别,等她回来的时候发现伏黑甚尔竟然还没回到家。

    看着已经暗沉下来的天色,餐桌上摆放着她完全按照食谱、没有多加一点食谱外食材进去的饭菜,以及手机屏幕上已经联系过伏黑甚尔,对方回复“今天会回来的”,而她发送的“你在哪?我去找你。”却迟迟没回的短信。

    郁理垂下眼眸,把玩着手中的发卡,心情开始慢慢的沉下去。

    时间慢慢的在流逝。

    在这时间的流逝中,郁理有些坐不住,又做了很多琐碎的事情来。

    最终,她时间到十一点的时候彻底的坐不住了。

    没好气的给他拨打了个电话,铃声响了好半天才被接通。

    “怎么?”

    从电话那头传来的不仅有各种嘈杂声,还有一道似乎就在他身边,所以格外清晰的女声。

    “谁呀?”郁理听见她说。

    郁理:“……”这就是她不想打电话给他的原因。

    她高高挑起眉毛,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凶巴巴的说道:“我不管你现在是不是在滚床单,或者即将要去滚床单!总之你现在不许挂我的电话!”

    她听见伏黑甚尔轻声笑了出来,那笑声带着慵懒的沙哑,让人有一瞬间的恍惚。

    ……声音有点像甚尔。

    不过他们的声音本来就一模一样……

    只是因为她一直是面对着他说话,所以一直不觉得他们的声音一样而已

    。

    她的气焰不经弱了几分,但还是重复了一遍:“不许挂!”

    “知道了。”

    伏黑甚尔轻描淡写的扫了一眼眼前这个据说是他以前饭票的女人,女人被他暗沉沉的目光给弄得有些发怵,撇了撇嘴,识趣的走了。

    会碰上这一茬,完全因为他任务出了一点意外,所以回来晚了。

    下车之后,还要步行一段距离才到家,结果那个女人就突然冒出来,打断了他回家的步伐。

    想了想,伏黑甚尔补充一句:“没有在滚床单。”

    “那你不回我短信!还不回来!”郁理提高了音量,开始指指点点:“我等了你足足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