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二天,整装待发的众人在民教门口集合。

        阎守一带着罗凝和袁剑心,靠谱的阿龚则带着另一群人。

        龙虎山之行,众人并不担心阎守一,因为现在两派关系已经开始往和解的方向走,余鹿鸣又和阎守一关系那么好,不会出什么问题。

        反倒是阿龚等人令人担心。

        暹罗国不比华夏,在自家地盘不管闹出什么事儿都有人兜着,在外头人生地不熟,那可就不一定了。

        “你们放心去吧,暹罗国佛门盛行,与一群和尚打交道虽然无聊,但不会特别危险,”阎仇难得现身,安慰阿龚等人,“我有个朋友在香江,但她的势力很大,暹罗国也有她的人手,等你们到了暹罗国,她的人会照顾着你们。”

        阎仇的这个“朋友”,其实就是对阎仇有意思的郑招娣阿姨。

        不过现在正主姜庆雪回归了,阎仇可就没胆子再提郑招娣了。

        “找回降魔杵以后,心魔便不再是问题,我们就能全身心地投入到对付国师的事儿上了。”阎守一说道。

        “大家放心吧,降魔杵的事情包在我们身上!”

        阿龚拍了拍胸口,回头看向自己带的人手。

        田珏儿正吃着薯片,一把一把地往嘴里塞。

        叶天元拄着拐杖,看诸葛家姐弟俩吵架。

        额……阿龚突然对自己的队伍没那么自信了。

        叶承福已经安排好车辆,阿龚他们将搭乘私人飞机飞往暹罗国,而龙虎山距离榕城不算远,阎守一他们直接坐高铁过去就行了。

        送走了阿龚等人,阎守一也和大家告别,带着罗凝和袁剑心上车。

        到了高铁站,夏栀正带着一小队人马在那儿疏通关系,让三人得以带着武器上高铁。

        最后上了高铁的时候,夏栀也带着三名实习警员上车了,和阎守一他们正好在同一个车厢,他们四人还带着一个沉默寡言的中年男子。

        阎守一只是看了一眼,就察觉到这名男子不是什么好人。

        以往他需要靠面相来分辨,而这一次,他直接通过黑舍利的眼睛,看到这个中年男子体内的“恶”。

        从早上开始,阎守一就一直尝试着使用黑舍利看穿人心,在民教大部分成员的体内,阎守一只看到了少量的恶,基本都被其他的情绪压制得死死的。

        反倒是这个中年男子,身上的恶是最多的。

        “夏栀警官。”

        阎守一主动走到夏栀的座位旁边,小声问道:“这人是怎么回事?”

        夏栀叮嘱了实习警员一嘴,然后带着阎守一到车厢连接处,见周围没人才小声说道:

        “这家伙是个杀人犯,因为赌博倾家荡产,又欠了一屁股债还不起,妻子丢下他跑了,恰好又遇到债主催债,于是他一怒之下杀了债主一家七口人,后来一路逃亡了足足十二年,前几个月终于在榕城落网。我们这次是接到任务,特意押运他回祖籍地的。”

        “噢……”

        阎守一再看一眼,发现中年男子的双手被手铐束缚着,上面盖着一件外套,应该是不想引起车上旅客的注意。

        放在过去,阎守一对这种人是没什么兴趣的。

        因为黑舍利的缘故,阎守一才多嘴问了一句,然后时不时观察中年男子身上的恶。

        “也就是说,以后我可以直接用黑舍利分辨人的好坏?不知道有没有高手能遮蔽黑舍利的本事。”阎守一心里想到。

        高铁一路运行,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