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只有黄灵恒直面过群鲨之父,只有他知道这远比死亡还要恐怖,这不是他们所预想的仪式。

    沈灰一旦在失控的状态之下彻底的降临世界,将那难以忘怀的怪物放出来将是多么一种巨大的错误。

    依靠着仅存,模糊不清的理智,黄灵恒疯狂的大叫。

    但也不用黄灵恒大叫,芷月已经看出了情况的不对。

    “沈灰!醒醒!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沈灰依然没有任何的回应。

    而且冷梓檬所使用世界权能,将这里封锁的结界也开始受到侵蚀,正在一点点的瓦解。

    在外面,明亮的下午,天空却已经开始渐渐变暗。

    就像在光亮之下,铺上了一层黑色的滤镜。

    一种压抑的气氛开始蔓延。

    城市中大部分的人,都纷纷抬头朝天上看去,观看这对于他们来说的一种奇观。

    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可能会是一场灾难的征兆。

    靠近沈灰最近的芷月他们,眼中的画面已经出现了异变。

    视野中的一切,都变得涣散起来,就像高度近视加散光的人取下眼镜。

    模糊,虚影重叠,丢失了一切的细节。

    而这些虚影渐渐都开始活过,不断的蠕动。

    变得憎恶,恶心起来。

    而之前被污染过的区域,恍然间变成了一片安宁和谐的模样。

    虚幻跟真实,美好跟邪恶……

    “呕~”

    黄灵恒猛地发出呕吐声。

    在芷月跟冷梓檬的余光中,黄灵恒吐出来的不止是水。

    在水中,还夹杂大量黑色一节节不断蠕动,跳动,断掉的触手。

    随后他就像是被打开的水龙头,已经远超出他肚子所能容纳的水源源不断的被呕吐出来。

    一大把黑压压的触手就跟水草一样,从他的嘴巴中跟着水流一起吐出来。

    但另外一头仿佛已经在肚子里面扎了根,并不能彻底的呕吐出来。

    看着黄灵恒的模样,她们两个都是不由感到一阵恶心。

    不过芷月跟冷梓檬她们两个在此时,突然猛地一脸惊恐的看向对方。

    在芷月的视野中,冷梓檬身上也爬满了触手,她的头发掉了一大半,脸上化脓不断滴落黑黄的臭水。

    微微张开的嘴巴中,满是崎岖尖锐的大黄牙。

    而在冷梓檬的视野中,芷月身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眼睛,眼睛裂开又变成了充满密密麻麻利齿的嘴巴。

    嘴巴张开,里面又包含着一枚眼睛……

    她们两个在双方的视野中都变成了面目可憎的怪物。

    不过下一瞬间,她们又都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就连刚刚呕吐的黄灵恒的嘴巴中,也丝毫没有一根触须。

    刚刚她们所看到的一切仿佛都是假的,但假的是如此真实。

    他们的理智逐渐开始被模糊化,分不清到底什么才是真,到底什么才是假。

    “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

    “动手,将他唤醒!”

    芷月眯着眼睛,保持着自己的认知,对旁边的冷梓檬叫道。

    冷梓檬咬着牙强撑着开口道:

    “我…我不行,无法展开造物世界,我的权能…你也知道,是最不完整的。”

    “该死,难道让我一个人给你们擦屁股?”

    芷月虽然嘴上说着不爽,但动作没有丝毫的懈怠。

    她身上爆发出无尽的光芒,绽放开来将四周的黑色物质给驱散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