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白衣女子双手掐动法诀,指尖吐出一根根白色光丝,转眼织成一朵白色的,花骨朵模样的法印。

    她手中法印变幻,花朵绽放,一团玄光闪动,她的身形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一道白色人影伴着一团花影出现在异瞳怪人的身前。

    没有停顿,白衣女子右手刺出一把漆黑短刀。

    短刀的外形分明是菜刀模样,却是锋利无比。

    “刀法——幽厨一刀!”

    刀刃所过之处,虚空像是被切开的洋葱般一瓣一瓣撕开。

    “是冥界上九宫的独门身法,冥花追风!这刀很普通,刀法却不寻常。”

    异瞳怪人双手掐诀,指尖弹出一页页黑白纸张,纸张折叠成一面方盾护在他的身前。

    “秘法——黑白纸盾!”

    砰!

    黑白纸盾被刀锋刺开,寸寸崩裂。

    “我的控纸术源自玄天灵宝生死簿,幻出的纸盾比精钢更坚硬十倍,竟然被对方一刀轻易破除。”

    异瞳怪人的黑白双瞳闪烁不停。

    “这一刀凭借超高速的震动,达到切割空间的效果,从而撕开了我的纸盾,是冥界上九宫的杀人技无疑。”

    他再想躲闪,却发觉双脚像是被绊在石头上,一个踉跄。

    异瞳怪人原本站脚的地方,不知何时多了一枚白色的花纹印记。

    花纹印记吐出一根根几乎透明的光丝,如蛛丝般黏住了异瞳怪人的脚底。

    异瞳怪人的脚底虽然拔开,神魂却被那些光丝拉扯出来一只脚。

    “是上九宫的锁魂印记!好厉害的杀人手段,不知不觉给我下了圈套。”

    异瞳怪人并没有慌乱,一双黑白瞳孔转动,旋即射出一道黑白光线。

    噗地一下,那些缠住他脚底的光丝被黑白光线点燃。

    异瞳怪人这才挣脱术式困扰。

    他双手掐诀,背后展开一双黑白纸张,纸张迅速折叠成翅膀模样,身形向后倒飞。

    “身法,刀法,印记术式都出自冥界上九宫,这女人必是现任主宰冥王派出的杀手。难道是我的野心暴露了?我作为生死簿的器灵岂会久甘于那些企图操控我的人类之下,主宰冥王的位置也该我坐坐了。”异瞳怪人一边思考,一边躲闪,一路折出几个弯。

    白衣女子的身形在一连串绽放的白色花朵中,跳跃空间般紧追不舍。

    最终,异瞳怪人还是慢了半拍。

    百丈外,异瞳怪人被钉在原地,白衣女子手中的刀尖已抵在他的心口。

    白衣女子银牙一咬,手中刀尖刺入对方胸膛半寸,溢出的血液被刀锋上的高温瞬间蒸腾成血雾,嗤嗤地冒着白烟。

    “知趣的话,就赶紧离开徐阳的身体,”白衣女子目光一寒,“或许我可以饶你不死。”

    异瞳怪人浑身战栗,嘴角溢出一抹鲜红,问道:“你是冥界上九宫的人?”

    白衣女子摇头。

    异瞳怪人眼神游离,道:“冥界上九宫,表面上是负责冥界祭祀的场所,实际上却是主宰冥王专属的杀手组织。被上九宫盯上的人,无一生还。既然你不是上九宫的人,那你就不是主宰冥王那个阴险小人派来杀我的了?”

    白衣女子迟疑了一下,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厉声道:“我再说一遍,你这家伙赶紧离开徐阳的身体。”

    异瞳怪人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他的身体突然向前一挺。

    白衣女子顿时慌乱,身形向后飘出。

    她手中的刀尖虽然依旧指向对面的异瞳怪人,却已经不能再对其构成生命威胁。

    “哈哈哈,”异瞳怪人大笑,“原来你只是徐阳小子的相好,我赌你不舍得杀我。因为,你杀了我同时,就等于杀 了徐阳。”

    异瞳怪人的话如刀子一般刺在白衣女子的心口。

    “你!”白衣女子身体一颤,将指向对方的短刀放了下来,“你这个狡猾的家伙!”

    “哼!”异瞳怪人上下仔细打量对方,“彼此彼此。”

    异瞳怪人单手捧出一枚黑白书状的法印,往自己受伤的心口上一贴,一团黑白玄光过后,伤口不见。

    “你跟踪我很长时间了吧?或者说你跟踪徐阳很长时间了。我猜,在徐阳之前与三位高手过招的时候,你都一直在暗中旁观。”

    “是又如何?这和你无关。”

    “如果你真的要杀我,在我和那些金佛寺的和尚争斗的时候,你完全可以在背后偷袭我。从你种种的表现来看,你不是专门来杀我的。至于徐阳的身体,已经被我夺舍,若是还给了你,我岂不是前功尽弃,又会成为任人摆布的傀儡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