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宇文拓被生擒的消息,很快传入了匈奴可汗宇文征耳中。中文網

    他最为宠爱的儿子就是宇文拓,最为信任的儿子也是宇文拓,若非宇文拓在匈奴军中还未建立威信,他都想要将宇文拓立为下一任可汗的继承人。

    因此他让最信任的大将呼延亮带领宇文拓去靖安关,只为了让宇文拓立下军功。

    然而……

    宇文征络腮胡下的一张脸已经黑如锅底,煞气笼罩在他周围,让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呼延亮「扑通」一声跪在了他面前。

    「可汗,臣办事不利!」呼延亮跪伏在他面前,低声道,「臣愿率兵前往越州,将三王子救回来!」

    「朕并不怪你。」宇文征摇了摇头,「谁能想到楚国人这么大胆,竟敢将拓儿劫走!他们定是别有用心!」

    呼延亮迟疑了一会,还是将内心的怀疑吐露出来:「臣瞧着那群楚国人所用的战术,与当年的黑骑十分相似。」

    呼延亮的话刚说出口,便察觉到宇文征的呼吸一滞。

    他清楚地明白宇文征此时的感想,当时他看出那群人所用的战术后,也是呼吸一滞,仿佛多年前的那个噩梦又再次来临。

    然而两人在互相对视一眼后,便不约而同地将此事压下。

    「想必是楚***队知晓了我们匈奴铁骑的厉害,这才想方设法弄出了这么一个战术,他们若真有当年黑骑的实力,又怎么会这么多年还守不住靖安关?」

    宇文征冷笑了一声,即便内心隐隐有所不安,却还是将这股念头压了下来。

    见他这般,呼延亮纵有怀疑,也不敢再说出口。

    于呼延亮而言,在宇文征面前提起此事已经将他积攒的勇气全都耗尽了。

    宇文征此人,征战沙场多年,唯一的败绩就是在楚国黑骑之下,好不容易楚国黑骑被自己人折腾废了,他又怎会愿意人再提起自己当年的败绩?

    呼延亮是个聪明人,在瞥见宇文征的神色后,就再也不曾开口了。

    过了没多久,宇文征又开口道:「去信李家,打听打听越州的消息。」

    这些年来,他们在靖安关抢掠多年,都不见越州派兵离开过靖安关,为何会在今年突然出了变故?莫非是楚国朝堂有变动?

    不得不说,宇文征的确猜到了大半。

    此时的越州城内,谢宴坐在左侧,分明是在下方,但他通身的气势却让坐在上首的方成玉手心冒出了冷汗。

    「谢大人是说……您将匈奴三王子给带回来了?」

    「是俘虏。」谢宴冷淡的纠正方成玉话中的错漏。

    在他一双深邃的凤眸注视下,方成玉无端生出了些被看穿的恐惧。

    但很快,方成玉又恢复了正常的神色,他方才只是僵硬了一瞬,除去谢宴外,无人看出他的不自在。

    他脸上忧心忡忡的,这倒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他发自内心的。

    「匈奴人睚眦必报,一定会率兵卷土重来,到那时……」

    「方知州未免也太小瞧我们楚国的将士了。」谢宴语气没有起伏,抛出一句话,「早在来越州前,我就已经同皇上立下过军令状了,这一次一定要将匈奴人逐出靖安关外!」

    方成玉握着茶杯的手微微的颤了颤,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皇上当真是这么说的?」

    这些年来,越州一直忍让匈奴,不正是源于皇帝对匈奴的恐惧,靖安关外乃至关内,都成了匈奴经常造访的地方,在那的楚国百姓,但凡是有出路的,都离开了,只剩下一些实在走不开的贫苦的百姓。

    谢宴眼神中透着一丝厌恶:「自然,经过裴老将军的一番劝说,皇上已经下定决心

    ,此番命我率领大军来越州,正是为了此事。」

    「这次能生擒了匈奴三王子,是一个好的开端,往后还会有更多的匈奴人被俘虏,到那时,方知州可不要像今日一样惊讶。」

    谢宴的话,让方成玉不可避免地悬起了一颗心。

    然而以方成玉表面的立场,谢宴所做之事是利国利民的大事,他无法说出劝阻的话。

    于是他心中一番琢磨后,很快便露出了一抹笑:「谢大人此言甚是,我们越州上下几万百姓的安危,就全寄托在您一人身上了!」

    他对谢宴十分尊重,即便两人品级相当。

    谢宴眉眼一片冰冷,并未因为方成玉的讨好而有任何变化。

    他将茶杯放下,冷淡地朝着方成玉点了点头,就大步离开了。

    方成玉多年的养气功夫在此时险些没能绷住,他死死地捏住了一双手,眼中浮现出了一抹冷意。

    「谢宴此人!绝不能留!」方成玉的眼中厉色毕现。

    他这副模样,让刚走进来的小厮一脸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