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相比之前的那一阵弓弩箭雨,这一次射出来的弩箭虽然并不密集,但却带着极强的穿透力。

        带着极强的穿透力的弩矢打在包裹的铁皮的木盾之上,直接穿透了盾牌,将盾牌后方的盾手钉死在地上。

        有些箭簇直接顺着盾牌的缝隙射进去更加恐怖,不但穿透了后排弩手的身体,更直接连身后的弩兵都一起射穿,如果没有盾牌的阻隔,这些箭簇往往能够射穿两人的身体,端得恐怖异常。

        那边盾墙之上,一排弩手射出手中的弩箭之后,迅速退入盾牌之后,紧跟着又一排弩手爬上来,对着这边放箭。那弩弓虽然是单发弩,无法连发,但威力却恐怖无比。

        “强弩!”毕再遇咬牙切齿道。

        但是,也不得不感叹晋军那边国力雄厚。不仅在这一战之中,已经拿出了失传的连弩,就连强弩居然也可以一次性拿出这么多。

        连弩再加上强弩,这个组合,毕再遇确实不认为他们这些单一的弓弩可以在这种对射之中取得优势。特别是对方的弓弩手,躲在了巨大的盾墙后面,他们这边的弓弩手根本就难以对对方造成有效的杀伤。

        “后撤!分散开后撤!”看着一排排自己训练出来的弩兵在对方的强弓劲弩之下,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毕再遇只能不断指挥弩兵撤退,希望能够退出对方的射程。

        弓箭手这可是一个相当珍贵的兵种了,比起长枪兵或者刀盾兵来要难训练的多。

        弓弩手相对来说,虽然要比弓箭手好训来的多。但是,弓弩这玩意儿可是一个烧钱的东西,士兵要是在这里被消耗掉了,他们手上的弩机这个时候可没有时间进行收拾。

        而恰好弩机又是一个容易损坏的物品,等到战后重新收拢的时候,指不定成什么玩意儿了!

        因此,毕再遇不可能任由弓弩手暴露在对方的弓弩之下,而无动于衷。

        “前进!”岳飞的命令又下,令旗招展,巨大的盾牌,移动之时的情形,就像是一面城墙,在移动一样。

        “嘎吱~”

        盾墙之后,那难听的弓弦拉到极限的声音如同死神的诅咒般再次响起,毕再遇脸都绿了,刚才那一波弩箭的进攻他可没有忘掉。

        真要被晋军跟在他们的屁股后不断射击的话,这样累积下来,那最后的损失可就大了。

        其实如果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换成晋军的将领处在徐州军的境地之上,这个时候一定会派出骑兵伺机而动。

        大多数人都认为弩兵能克制骑兵,这其实是个错误,一千弩兵和一千骑兵在开阔地带作战,无论怎么打,只要骑兵有防备,都不会输的。只要领军的将领不死脑筋,他们从先天上就立于不败之地。

        原因很简单,弩兵占据射程的优势,但将箭矢上弦太慢了,骑兵冲锋的话,弩兵只有一次射击的机会。

        况且,骑兵除了巨大的冲击力之外,还带有强大的机动性。只要骑兵不死脑筋的话,只要想闪避,总会有办法避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