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妙神宗的十长老呆呆愣愣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长剑,此乃一把极品主宰帝兵,杀伐之力非常强悍。

        可是在当前状况下,手中主宰帝兵似乎并不具备任何威能了。

        前方那一堵无形的墙拦住了他的去路,任由着他如何挥动手中长剑,也无法把那墙壁给破除。

        他内心中的危机感是越来越浓烈,只感觉要不了多久,自己的生命就会在此地凋零。

        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再一次把目光移到副宗主身上之时,他感觉这更像是一个阴谋。

        但他身为妙神宗的副宗主,在宗主不在的情况下,便是妙神宗真正的掌控者,他为何要封锁此地,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疑惑从内心中生出来,十长老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他不信这是鸿运当头。

        鸿运当头这种异象,如果真的是一千年出现一次,并且只降临到他妙神宗,这在历史中不可能没有任何记载。

        副宗主口中所谓的古老典籍,估计也只是他随意编造出来的一个借口。

        为何那古老典籍就被他看到了,而他们没有见到?

        “十长老,此地的空间,是被彻底封锁了吗?”

        在十长老问询副宗主的时候,九长老的神魂传音也传到了他的脑海中。

        “已经被彻底封锁。以我登天一重的修为,还无法打破这种封锁!”

        十长老内心悲凉一片,他突然感觉,一旦这血色的云层降临到了地底,那他们的性命便会因此而直接走向灭亡!

        九长老闻言,他传音回应道:“副宗主故意封锁了这里的空间,他的目的我不知晓。但一定是对我们抱有足够的恶意!”

        与此同时,天穹上的妙神宗副宗主也说道:“鸿运当头,将会增加我妙神宗的气运。身为妙神宗的人,自然也得沾染这气运。你们现在若是要破开这神灵峰上的禁制,这会导致气运流逝。这个问题,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但为何我心中会有浓烈的危机感?”

        十长老平静地看着妙神宗副宗主,“这会不会是你的阴谋,是你想要把我给直接斩杀,所以才导致事情变成现在这般模样的?”

        这番话一说出口,立即在人群中引起了慌乱。

        尤其是那些早就加入了妙神宗的修士,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本身就显得非同寻常,鸿运当头是吉兆,但他们内心中却生出来了危机感。

        修士有趋吉避祸的本能,他们内心不止一次预警,这本身就很不正常了,如今又因为十长老的怀疑,让越来越多的修士也陷入到了怀疑中!

        这会不会就是一场阴谋?

        一想到这里,所有人的内心便充满了绝望。

        “我斩杀你们的用意何在?”

        妙神宗副宗主脸上带着一抹戏谑的笑容,“杀光你们,对我又有何用?”

        这话说完,刚刚还怀疑这妙神宗副宗主用意的人,现在尽皆茫然了。

        是啊,杀光了他们这些妙神宗弟子,对于妙神宗的副宗主来说,又有什么作用?

        他即便是要夺权,要杀的人,也是妙神宗宗主,又怎么可能是他们!

        一时间,众人的内心中尽皆被迷茫的情绪给填满,完全不知道妙神宗副宗主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可就在这时,有一个冷漠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递了过来,“杀光他们,可以让你建立一座白骨祭坛!”

        伴随着这个声音落下,天穹之上的红云,突然出现了变化。

        有一方缺口出现在了红云正中,通过红云,可以看到背后的蓝天。

        紧接着,有五道身影出现在了此地,为首者身着白昼圣地内门长老服饰,一身气息滚滚如浪潮,冲击的周围的红云正在快速扩散。

        另外四人和他相比,并不怎么显眼,但是出现在了此地,却也让他们感受到了莫大的压迫。

        这一行人,正是林尘。

        王志青接受了林尘的意见,带着他来到了这妙神宗一探究竟。

        刚来这妙神宗,就看到了神灵峰上涌现出来的那些血色灵纹。

        在粉毛的解释下,林尘明白了这灵纹的作用。

        这是一种具备囚禁力量的灵纹,可以把一切精气都封锁在这灵纹阵法之中。

        再结合之前妙神宗所招收的那一批数量庞大的弟子,妙神宗要做什么,已然不是什么秘密!

        当王志青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但凡是听到这话的妙神宗修士,尽皆变色!

        “副宗主,你竟然真打算杀光我们?”

        妙神宗十长老呆呆愣愣地看着妙神宗副宗主,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真的有如此疯狂的想法!

        这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为什么脑子里会产生出来如此疯狂的想法!

        “张骁,你乃妙神宗的副宗主,为何要做这样的事情!”

        又有一位长老质问着副宗主张骁,谁也没有想到,他所谓的鸿运当头,竟然只是一个困阵,一个杀阵!

        建造白骨祭坛?

        杀光妙神宗的百万生灵,建造一座白骨祭坛,目的又是什么?

        “张骁,今日的事情你若是不给我们一个说法,休想安然无恙地离开此地!”

        妙神宗大长老身上杀气腾腾,他手中拿着一把大斧子,大有直接把这张骁给劈成两半的冲动!

        其他长老也纷纷拿出了自己的兵器,怒指张骁。

        张骁见状,他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们不信我,反倒是相信一个外人?”

        “你们忘记他是什么人了吗?此乃白昼圣地的内门长老。白昼圣地平日里是怎么对待我们这些修士的,你们心中难道不清楚吗?”

        “如今白昼圣地四处创建监察队伍,准备进一步集权,我就不信你们没有任何发觉!”

        张骁怒视着那些以兵器指着自己的妙神宗修士,那痛心疾首的训斥,仿若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看着张骁的表情,听着他的这些言语,但凡是妙神宗的修士,现在脸上尽皆浮现出来了茫然的神情。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情况会演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众人茫然地看着张骁,目光不停地在他和王志青的身上打量,不知道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

        王志青见到众人被张骁一番话说动,他轻轻地摇头,说道:“你们妙神宗本身就是我白昼圣地的附属宗门,我白昼圣地方面,用得着因为要进一步集权而创建监察队伍?”

        顿了顿,王志青又道:“诸位既然知道我白昼圣地在创建监察队伍,那就应该明白,监察队伍创建的初衷,除了监察我白昼圣地那些为非作歹的弟子,也负责要把光明会给找出来!”

        这番话说完,妙神宗大长老立即问道:“所以说,我妙神宗的副宗主张骁,他是光明会的人?”

        “不错!”

        王志青轻轻点头,道:“他把你们困在此地,目的就是为了把你们斩杀,然后用诸位的尸骸,建立一座白骨祭坛!”

        “放屁!你王志青好歹也是白昼圣地的内门长老,你大可以直接把我斩杀在此,又何必往我身上泼脏水!”

        张骁一脸的愤怒,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种关键时刻,白昼圣地的九长老王志青会赶来此地!

        天穹上,血色的云层正在渐渐消失,这代表着他所酝酿出来的困阵已经被打破。

        现在即便是把眼前的这些修士都斩杀,这困阵也休想再起到任何困敌的作用!

        不过,建造白骨祭坛,即便是流逝一些精气也算不得什么,只要屠杀了这百万人,依旧可以把白骨祭坛创建起来!

        一想到这里,张骁不准备再拖延时间了。

        他手中法诀掐动,以自身的意念为引,融入到神灵峰上的灵纹里面。

        霎时间,一道道灵纹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绚烂的红芒在此刻充斥在天穹上,每一道血色的灵纹都化作了一张张血盆大口,悬浮于天穹。

        远远的看去,那就是一张张巨嘴把整个神灵峰给包裹了起来,但凡是身处于神灵峰上的修士,他们体内的精气正在快速流逝,神魂也在快速地摇曳,面对当前状况之下所遭遇到的危机,每个人都陷入到了绝望之中!

        “张骁!还说你对我们没有恶意!”

        妙神宗的一众长老感受着自己现在所遭遇到的事情,每个人的神情都是愤怒的。

        谁也没有想到,堂堂妙神宗宗主,在此时竟然真的会对他们展开攻击!

        而且就现在所发生的事情而言,这种攻击笼罩在他们的身上,着实是想要把他们都给斩杀在此!

        “张骁,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身为妙神宗的副宗主,你的权势在妙神宗仅次于我们宗主,你为何要如此对待妙神宗!”

        “妙神宗乃是你的根本,你在妙神宗里面生活了一千多年,为何要如此摧毁妙神宗!”

        “你为何要这么做!我们是同门,你身为副宗主,覆灭我们的意义何在!”

        “......”

        一个个愤怒的声音在质问张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