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两人自是不敢耽搁,迅速来到了场地,但是这个时候观众席上的风气,明显有些不太对。

    如果是平时的比赛,就算没有开赛,热情也应该是高涨的,但是现在现场的氛围明显有些压抑,绾绾感觉得到这一道道目光之中,明显有一些敌意。

    「这是怎么了。。。」

    少淮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而这个时候,提前到达的羽找到了她们,但现在他的脸色也并不好看。

    「这里不方便,我们换一个地方。」

    。。。。。。

    「昨夜他去找了红叶?」

    少淮的反应不是震惊,而是疑惑,显然她并不认为极道会不知道这样做的利害关系,而他依旧这么选择,就必然是有所考量。

    「有证据吗?」

    「证据确凿。」

    听到昆仑羽这么说,绾绾也再不好去质疑什么,但这个时候她的眉毛已经拧成了一股绳,显然她也不太了解他这么做的用意。

    「你们是说,极道刚才说自己要变成天魔?」

    羽的目光一闪,继而立刻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绾绾,现在他的状态可能跟你那个时候差不多。」

    绾绾的眼睛忽然一亮,而后一拍脑袋,没错,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在最开始得知自己是天魔犯了一众错事的时候她也是一心求死,现在极道的状态,不就和自己当时差不多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时候也是需要有人来拉他一把的时候。

    「在这次比赛之后,我们去找他谈谈!」

    绾绾的语气忽然变得很坚决,因为有类似的经历,所以她绝不希望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朋友之上。无论发生了什么,一定都会有解决的办法。

    而在台上,现在的极道,脸色更是无比的凝重。

    距离比赛开始只有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了,但这个时候,红叶依旧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按照之前的商议,红叶依旧会出现在这里,两个人之间的战斗也应该是有来有回但是却不会超越极道现在的魂力运转的极限,奉献一场其实内在水准没有那么高,但是却十分精彩的比赛,局势还能缓和一点。

    他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现在这种情况,他已经预料到会发生什么了。

    当那结束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极道仿佛也听到了自己心中砰的一下的炸裂一般的响声。他听到了铺天盖地的骂声,同时自己的身上似乎也是一下子沉重了数倍。

    再加之他昨夜去找红叶的消息已经传出,这样一结合,不知道后面会有什么处罚。

    可现在他没有心情在这里想这么多东西,极度的疲劳感瞬间侵袭了他,他现在只想要找一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

    砰——

    双脚沉重的令他跨出一步都是那么困难,他就这么一步一步的朝着出口走去。在这骄阳之下,这个身影却显得那么疲惫。

    。。。。。。

    听到里面的钟声响起之时,三个人都是瞪大了眼睛。

    「里面已经结束了?!」

    三个人根本就不用去多想谁赢,从比赛开始就结束,只能够是由一方没有来参赛,但是这样的胜利,得来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他们看到了在出口的极道。

    他一出里面,便是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离得太远三个人看不清他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目光去看向天空,少淮心中也焦急万分,刚欲动身,却不料被绾绾给挡住,她用眼神示意,只见这个时候有其他人挡在了他的身前。

    栾神梦。

    极道当然注意到了他

    ,而今天的栾神梦,爆发着一股惊天的杀意,甚至让极道毫不怀疑,他会在这里直接动手。

    「你对红叶做了什么?!」

    栾神梦的拳头握着咔咔直响,脸色铁青的厉声喝道。只要这一句话极道便能够判断的出来,这股滔天杀意的来源,看来栾神梦和红叶之间,应该有一段故事。

    而此刻,越来越多的人也是出来围观,甚至包括下一场要和极道战斗的净尘。

    「她没有对你展开生死战,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

    这个声音他们还是听得到,绾绾和少淮的眉头自是紧皱,而刚欲踏出一步,便是受到了一个传音:

    「把我当成朋友的话,现在就站在那里不要动。」

    这语气相当的坚决,甚至在绾绾和少淮听起来有点「狠辣」,两人心中均是一凛,而昆仑羽看着他们的反应,心中也是猜了个七七八八。

    而极道站在那里也只是讲道:

    「我没有对她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