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极道的这一场战斗,在所有的比赛之中热度也能够名列前茅。但和其他比赛关注度高的原因并不一样,这可不是为了看谁的风采。

    当天夜里,红叶的住处。。。

    她并没有休息,而是身着和早上一样的黑衣,看着自己院落之中的池塘,忽然她的嘴角一扬,在院落的阴影处,极道的身影缓缓的显现。

    「明天就比赛了,晚上你认为这样过来真的好吗?」

    而极道看她并不怎么惊讶,脸色也是放松了下来。

    「看来,你早知道我要过来。」

    红叶不置可否,眼神示意之下,极道已经走近了她的住处。

    。。。。。。

    「我想你也知道,我们的住处其实都是在监视之下的,你之所以没有被赶出去,只是因为他们不想过多干涉。」

    极道没有否认,只是端正的在她的身前坐下,而红叶的姿势就放松的多,侧躺在地上,那一双美目正饶有兴致的观察着他。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过来,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境况吧。」

    「明天应该就会有我半夜来到这里的消息。」

    红叶微微一愣,看极道的眼神也是有了一些变化。她的态度似乎也认真了一点,伸了一个懒腰之后便是坐了起来,和极道的视线处在了一个水平的位置。

    「看来你还不笨。」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对于极道会说这件事情也的确有些意外。虽然处在严密的观察之下,但这都是主办方所做的东西,这种秘密按理来讲应该不会被公布才对。

    对于一般的选手而言的确是这样,但对于他而言,并不一样。

    「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时间宝贵。」

    「我希望明天你能够败给我。」

    这一句话,放在这样的比赛之中,自然是石破天惊!而且这样的言语,居然会是从极道嘴中讲出来的东西。

    红叶脸上的笑容也是瞬间凝固,看着他的目光也开始变得有一些复杂了起来。

    「这个要求,我还真是没有想到。。。看来外界对你的传言,至少有一部分是真实的。」

    而正当极道也在思考着该如何和红叶继续这个「谈资」的时候,红叶的态度却是忽然又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本来僵硬的脸色,却忽然变得温和。

    「我忽然开始有点喜欢上你了。至少你足够的聪明。」

    或许,对于他们那个世界的人而言,这是最好的夸赞。而且,这样的对话,也没有必要那么拐弯抹角。

    而一看这并不是完全行不通,极道便是继续讲道:

    「从早上一接触,我就发现你的身体有暗疾,过了数千年居然还能够有所残留,我想这也是罗刹为什么会消失的一个原因。如果。。。」

    「如果继续放任不管的话,这处伤口会从我的内部开始撕裂,而恰巧这又是靠近我魂核的位置,所以说我很可能某一天嘭的一下就会炸开了。死无全尸。」

    能够将生死描绘的这么清淡的人,极道的评价只能够说,眼前的人,不愧是罗刹,是那个世界之前的传奇。

    「但是你的身份,如果能够找到人帮助你治疗的话,应该早就恢复了。不会至今还留下越来越严重的暗伤,我可以以帮你完全恢复正常,并且把我之后获得的所有奖励都给你,换一个你明天的落败。」

    极道敢来,自然是有相当的把握。首先他不会去尝试给栾神梦或者是净尘提这种条件,对他来讲,只需要看上一眼,就知道哪些人可能,哪些人不可能。.

    栾神梦自不必说,在极道看到净尘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这是一个无比纯粹的人,他的眼睛干净的没

    有一点杂质,他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城府,对于这样的比赛,净尘的敬畏之心,要超过所有外部的利益。

    但是红叶不一样,她本来就不是以一个万众瞩目的姿态杀进来的,想要在那个世界生存,并且还能够才成为传奇一样的人物,几乎要抛弃掉所有不利于生存的要素,对于这样的比赛,自然也没有什么敬畏之心。

    他开出的条件也无比的优渥,首先是这个愈伤,极道能够做到,这样的伤势对于魂力而言可能是无比棘手,但是对于异次元而言,只是稍微麻烦一下的事情而已。而且排名的先后,对于红叶而言无非就是奖励的多少,那可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珍宝,但是无论极道能够到几名,都会把自己的那一份给她,就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红叶听到这里也笑了,但正当极道已经认为这是接受的表现的时候,红叶却忽然讲道:

    「你果然是有所准备的,但是我不得不拒绝。」

    这一次,震惊的是极道。

    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极道的思绪有些混乱,这还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有这种无力的感觉。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红叶居然会拒绝,他给她开出的价码她没有拒绝的理由才是。

    虽然有暗伤,但红叶依旧是那个传奇的罗刹,对极道来说,当然是少对付一个人就少一个为好。而今红叶的选择,可以说是完全打乱了他的部署。